《義勇軍進行曲》的誕生

發布時間:2017-03-16 00:00:00 編輯:胡萍 手機版

  田漢詞聶耳曲誕生于抗擊日本帝國主義侵略的戰爭年代的《義勇軍進行曲》,現在已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在任何時候任何地點,為捍衛國家和民族的尊嚴,中華民族的堅強斗志和不屈精神永遠不會被磨滅。

《義勇軍進行曲》的誕生

  《義勇軍進行曲》原是聶耳于1935年,為“上海電通公司”拍攝的故事影片《風云兒女》所作的主題歌。這部影片描寫了三十年代初期,以詩人辛白華為代表的中國知識分子,為拯救祖國,投筆從戎,奔赴抗日前線,英勇殺敵的故事。它在影片中首尾兩次出現,給觀眾極為深刻的印象。因此,它很快就成為中國最著名的抗戰歌曲。新中國成立后,由于把它定為《中華人民共和國代國歌》,后又正式定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很多人對這首歌想追根尋源,報刊上也多次刊登過介紹文章,但說法不一。其中流傳最廣的一種,是說這首歌的歌詞,是田漢同志于1935年在上海被捕以后,在國民黨監獄里,用一張包香煙的紙寫的。不久,他托人帶出了監獄,轉給了孫師毅和夏衍同志,另一說法是田漢被捕前寫的,在他的“鳳凰的再生”文學劇本之后,他為了證實這幾種說法哪一種更確切,更真實,有人問過田漢同志,田漢同志說他也記不清了,直到1983年1月27日,夏衍同志為此專門給《北京晚報》編輯部寫了一封信,這件事才算有了可靠的依據,夏衍同志在信里這樣說:“這支曲子是聶耳于1935年在日本譜寫后寄回上海的”。

  1934年,“電通”公司在上海成立,請田漢同志寫一個電影劇本,到這一年冬天,“電通”公司向田漢同志征稿。田漢同志就先交了個簡單的,名叫《鳳凰的再生》的文學劇本,給“電通”公司的孫師毅同志。1935年2月,田漢同志就被國民黨逮捕入獄了。

  “電通”公司為了盡快開拍,決定請孫師毅把田漢同志的文學劇本改寫成電影文學劇本,孫師毅征得田漢同志同意,影片改名為《風云兒女》。在處理主題歌歌詞時,他僅僅修改了幾個字,這就是原詞第六句:“冒著敵人的飛機大炮前進!”,改成了“冒著敵人的炮火前進!”,當時,聶耳同志正準備去日本,得知影片《風云兒女》有首主題歌要寫,主動向孫師毅、許辛之要求,把譜曲的任務交給他,并表示到日本以后,歌稿盡快寄回,決不會耽誤影片的攝制。果然,沒過多久他就從日本寄回《義勇軍進行曲》的歌譜。所以,其它關于這首歌劇作情況的種種謬傳,都是沒有根據的。

  《義勇軍進行曲》曲譜寄回上海之后,由賀綠汀請當時在上海百代唱片公司擔任樂除指揮的蘇聯作曲家阿龍·阿甫夏洛莫夫配器。不久就在影片《風云兒女》中使用。

  《義通軍進行曲》后來被定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也經歷了一段有趣的過程:

  1949年春天,在捷克斯洛伐克首都布拉格召開“保衛世界和平大會”。中國代表團應邀出席,得知大會規定:開幕式那天各國代表團進入會場時,都要奏、唱本國國歌,代表團有些為難,因為當時新中國還沒有成立,沒有代表新中國的國歌,于是,大家在一起研究,決定唱《義勇軍進行曲》來代替。但是,對歌曲里“中華民族到了最危險的時候”這句歌詞有爭議。有人說“現在北平(當時北京叫北平)已經解放,新中國即將成立,怎么能這樣唱呢?”最后,郭沫若決定把這句詞改成“中國民族到了大翻身的時候”。代表團回國之后,匯報了這一情況,引起有關方面對制定國歌問題的重視。

  1949年6月,第一屆,政協籌備會正籌備新中國成立的一些事項,感到需要制定一首新中國國歌已迫在眉睫,他們把這個任務交給了由馬敘倫任組長,葉劍英、沈雁冰任副組長的政協籌備會第六小組,并設立“國歌初選委員會”,委員會由田漢、沈雁冰、錢三強、歐陽予倩、郭沫若和徐悲鴻等人組成,另聘馬思聰、呂驥、賀綠汀、姚錦新四名音樂家擔任顧問,7月15日-26日,政協籌備會第六小組在《人民日報》等國內外報紙上,連續刊登了“國旗、國徽、國歌征集啟事”反響十分強烈,截至8月20日,僅國歌一項應征稿就收到632件,歌詞歌譜6926首,但都不夠理想。

  最早建議用《義勇軍進行曲》作為國歌的是畫家徐悲鴻。第六小組經過反復討論,沒有最后確定。

  9月2日,政協籌備組第六小組就制定國歌問題再次舉行會議,毛澤東、周恩來同志出席會議,聆聽代表們的意見,張奚若、郭沫若、劉良模、梁思成等都同意徐悲鴻的建議,用《義勇軍進行曲》作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劉良模說:“國歌代表一個國家,代表一個國家的民族精神。因此,它應當在民族解放斗爭中產生,在斗爭中得到人民大眾的承認,遠非大詩人、大音樂家的人工急就章所能代替,依我看,《義勇軍進行曲》經受了斗爭的考驗,足以與法國國歌《馬賽曲》媲美,完全可以選作新中國國歌“;李立三和郭沫若則對歌詞中:”中國民族到了最危險的時候“這句詞有看法,認為需要改詞,”田漢說:“該曲好是好,我寫的詞在過去有它的歷史意義,但現在應該讓位給新的歌詞;”張奚若、梁思成則認為該曲是歷史性的產物,原詞含義深刻,為保持它的完整性,不必改。周恩來同志最后發言,他說:“我們前面還有著帝國主義敵人,我們建設越進展,帝國主義將越加嫉恨我們,破壞我們、進攻我們,你能說:我們就不危險了嗎?還不如留下這句話,經常保持警惕的好!”毛澤東同志表示贊同。

  為了慎重起見,毛澤東和周恩來于9月25日晚在中南海豐澤園會議室又召開了一次關于國旗、國徽、國歌、紀年、國都問題的協商座談會,邀請各民主黨派和文化界人士參加會議,意見得到了統一。于是,政協籌備會第六小組決定把《義勇軍進行曲》作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的提案,正式提交第一屆全國政治協商會議審查通過。1949年月27日,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全體代表一次通過,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示正式判定前,以《義勇軍進行曲》為《中華人民共和國代國歌》,1978年,第五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一次會議又通過,《義勇軍進行曲》定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

本文已影響863
+1
0
江苏快三遗漏